你的位置:首页 > SEO教程

[SEO教程]京东刘强东:中国互联网产业是巨大的泡沫


 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日前在做了一场分享。刘强东提及自己从事互联网行业12年,总结说:任何一种互联网商业模式,如果不能够降低行业的交易成本,不能够提升行业交易效率的话,那么最后注定会失败的。

  而刘强东也认为,当下互联网泡沫已到了一个顶峰,“在私募市场,估值过10亿美金的企业,中国已经超过50家企业”,疯狂的尽头同时也意味着行业到了谷底。在演讲中,刘强东透露有的估值两亿美元的二手车APP公司,其实交易量少得可怜,“只有两辆!还是员工自己买的”。

  以下是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在内部演讲实录:

  京东涉足电商应该算是互联网行业里面比较晚的。2004年,中国互联网电商阵营已经很庞大,那时当当拿到C轮融资,卓越卖给了亚马逊,易迅、淘宝等公司都已经成立。

  此前我们做了六年传统商业,带着对传统商业的思考进入了互联网。做了12年,我发现互联网并不是和传统行业无关,传统商业的价值和经济规律完全适用于互联网。

  风来了,猪摔下来死得更快

  这段时间中国经济有下行压力,再加上最近几年互联网很热门,大量的传统企业老板纷纷找我合作,尤其是我们投资了永辉超市之后,有一大堆的超市找我们,希望能跟京东合作,他们说一定要和互联网有关系。

  我很好奇为什么一定要和互联网有关系?有个中欧的校友跟我说了实话,他们感觉跟互联网接上关系,连猪都可以飞起来。

  互联网领域有个很普遍的说法,风来了,猪都会飞。我认为如果你是一头猪的话,就两种选择,第一个选择你使劲吃,使劲睡,抓紧最后的日子,享享福得了。

  第二条路,你就每天少吃,多走路,锻炼身体,把自己弄瘦一点儿,让养你的人晚杀你几天,你干嘛非要飞起来?猪飞起来有什么结果?你是头猪,飞到天上去,是疯狂了十几秒,但摔下来死得更快。

  我给大家讲一个真实故事,去年年底有个互联网公司业务模式发生变化,以前老的业务不想做了,老板不想开除这些兄弟们,要赔偿一笔钱,跟30多个兄弟们商量说,兄弟们,你们出去创业吧,我给你们投150万人民币。这帮兄弟真就信了,拿了150万人民币去创业了。

  到今年3月份见面,本来以为这些兄弟和公司没关系了,从此算是解套了,结果3月份兄弟们告诉他,已经拿到了A轮500万美金的投资,他之前投的150万占了70%的股,最近B轮融资追过来,估值2个亿美金!

  原来兄弟们在手机上做了个卖二手车的APP,我问卖了几辆车,他告诉我最多只卖了两辆车,还是员工自己买的。

  中国估值10亿美金企业已超50家

  十二年以来,我在互联网经历过三次行业谷底,最近一年正在经历第三次行业谷底。整个中国互联网拿到5000万美金融资的几十家企业,估值超过10亿美金,到今天没有一家上市的,但在私募市场,估值过10亿美金的企业,中国已经超过50家企业。我认为,任何时候,行业一旦疯狂的时候就会出问题。

  互联网没有违背经济规律,我们看到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到今天也就不到10家被记住。任何一个行业只要存在三家以上的巨头,这个行业都不健康,全世界互联网都是这样,全世界互联网第一名占了80%的利润。

  其他互联网企业死掉了是什么原因?我们也琢磨了很长时间。最后结论就是任何一种商业模式都要符合传统经济规律,所以我们对互联网的看法,总结就是任何一种互联网商业模式,如果不能够降低行业的交易成本,不能够提升行业交易效率的话,那么最后注定会失败的。

  到今天中国所有的互联网企业,能够连续五年市值超过50亿美金,大概只有3家。如果能够连续五年市值过2亿美金以上的规模,也就十来家。如果把他们视为成功者的话,今天所有活下来的互联网企业,都是给行业带来成本的下降和效率的提升。电商就是能带来便利,这种便利的背后,是交易成本的下降。是消费者对此付出更少的时间。

  中高端消费者90%都在京东购物

  那么有人问,京东的价值是什么?中高端消费者90%都在京东购物,家里吃喝拉撒所有东西都在京东买,这就是我们客户的习惯。京东的价值是品质保证,京东送货快,价格便宜,这都是大家从消费者层面看。

  我们做过六年传统行业,所以我们做的电商跟纯电商企业思路是不一样的,此前当当、阿里都在做纯互联网模式,所谓轻资产模式,大家都说这种模式最聪明。而京东是重资产的模式,我们超过166个库房,全国2043个区县,连三沙都有京东自营的品牌,有将近10万员工。

  京东为什么这么做?这背后真正的商业价值,不仅是考虑用户体验,而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机会,中国社会化物流成本奇高无比。2014年,国家公布的社会化物流成本占GDP总值17.8%。

  什么意思?整个中国制造业的利润都没有17.8%,而我们整个社会化物流行业成本17.8%,这个数字欧盟是7%到8%,日本是5%到6%,我们比欧美高出了10%。

  为什么?因为中国的商品搬动次数太多。2007年设计京东商业模式的时候,我们发现了这里有个巨大的机会,去中关村电脑城买电脑,当中要搬运五次。联想不零售,它会找神州数码,神州数码不接触终端用户不零售,会找代理商代理,代理商不零售,会找柜台零售。

  电脑从联想工厂搬出来之后,先搬到神州数码的库房里面,从神州数码的库房再搬到北京市代理商的库房里,从北京代理商的库房里搬到经销商库房去,从经销商库房又分到每个柜台的库房里,最后再卖给消费者。大家记住,每次商品的搬运都是需要成本的,都是有损耗的。

  京东商城设计商业模式的时候,决定自建物流,坚持走自营为主的商业模式,我们就看到过去整个中国商品平均搬运次数是五到七次,我们要减少一半以上的搬运次数,所以我们设计全国物流体系的时候口号就是减少物品的搬运次数,这就是京东物流的愿景。

  京东商城模式是降低成本 提升交易效率

  京东商城的物流绝大部分电子产品跟厂商直接合作,从联想的工厂大门生产出来,第二天就进了京东全国的七大库房,所以大家在京东商城买电脑到货速度很快。

  我们希望减少物品的搬运次数,目前京东内部在设计新的模式,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只搬运两次。当工厂还没有生产出来的时候,我们就把客户找到了,工厂出大门之后,不再经过京东的库房,只经过京东物流直接送到消费者家里,连库房都不用去了。

  所以京东商城的商业模式能不能成功要看我们能不能继续降低成本,提升交易效率。

  我们上市了,大家可以看一下京东过去三年的财务报表,有两组数据,京东比国美、苏宁、沃尔玛好很多。

  第一组数字就是综合费用率。整个京东集团综合费用率12%左右,国美、苏宁综合费用率最高能达到18.7%。这意味着什么?

  意味着国美、苏宁每卖100块钱电器就要为此要付出18元的成本,而我们是12元钱。剩下来的6元多,京东一部分让利给消费者,一部分让利给制造厂商,京东希望中国品牌厂商利润能够提上来,我们坚持认为只有中国的品牌好了,京东商城才能更好。

  2008年之前,京东的库存很小,整个中国家电行业的平均净利润不到2%,今天,整个中国家电行业品牌厂商净利率超过了5%,提高了两倍多,消费者得到了实惠,制造商得到好处,这就是京东商城的价值,这就是京东的商业模式。

  第二个数字,库存周转率。整个京东商城的商业模式就是围绕着产品的效率,库存周转率是物流成本很重要的一部分。成本包含两部分,一部分是直接搬运的成本,还有一个货物存储的时间,产品在库房里停留时间的成本比搬运成还要高。

  对于电商和传统零售商来说,衡量供应链效率最核心的因素就是库存周转率,也就是说每采购一批货平均需要花多少天把它卖掉。同样去看国美、苏宁的财报,他们的平均账期是100多天,意味着家电厂商把一批货给了它,要100多天之后才能拿到钱。

  他们的库存周转天数大概是六七十天。而京东的库存周转天数只有30多天(京东2015年Q2财报显示库存周转为35天),我们整个内部的运营效率跟传统的零售行业相比,整整提高了一倍。这其实还是不可比的,因为传统零售商的库房管的SKU,也就是产品品种数大概只有1万到5万种,超过5万种的很少。

  但是京东今天在库房管理的SKU数量,产品品种数已经超过了200万种,是他们的七八十倍,甚至上百倍。就是说你的产品品种数量是它的100倍,但是你的库存周转率只用它一半的时间。

  我们看这两组数字就知道,我们的供应链效率在行业里面保持非常领先的地位。

  京东金融现已建立七大业务板块

  京东金融现已建立七大业务板块,分别是供应链金融、消费金融、众筹、财富管理、支付、保险,证券。陆续推出了京保贝、白条、京东钱包、小金库、京小贷、权益类众筹、股权众筹、众筹保险等创新产品以及京东众创生态圈。

  我们做京东金融,能不能够成功?还是围绕着成本和效率,如果我们金融跟传统的金融机构相比,不能把金融的交易成本下降,不能把金融的效率提升,京东金融就没有意义,无非用流量在行业里面分一碗粥而已,有口饭吃,但价值有限。

  基于此,我们推出供应链金融产品——“京保贝”和“京小贷”。首先,我们放款速度快,大家想贷款,只需要三分钟就可以收到我们的现金。

  其次,在还款方面,我们可以按日结算利息。你可以不断地去贷,不断地还,你甚至可以设置自动还款功能。整个贷款过程没有信贷员,没有任何分支机构,只要客户同意,我们不需要签任何纸质合同,我们通过数据分析,可以知道你的产品是在上升还是下降,我们甚至能算出来你的利润是超出还是低于行业平均利润。

  京东白条也是如此,我在京东上买东西用的唯一支付方式就是京东白条,凭借信用可以在京东先购物后付款,30天之内免息,绑定银行卡能自动还款。普通信用卡最长免息期在50天,配合在一起,信用好的用户就能享受最长80天的免息购物。京东白条让信用产成价值拉动消费上涨,使用白条的用户,消费提升了42%,这就行了,信用促进消费,让大家敢花钱。

  京东金融股权众筹更是如此。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国家政策之下,创业完全可以借助互联网、借助共享经济的趋势,缩减更多的交易成本和信息不对称,让创业的成功概率更大。

  股权众筹正是这样一种模式,不仅能够让创业者更快的获得融资,也能够进一步筹人、筹智、筹资源。京东搭建的生态圈,是为了能让这种模式发挥更大的作用。现在已经有非常多众筹平台上的创业企业跟京东商城、京东到家、京东支付、京东保险等进行合作。

  此外,创业企业之间也已经通过京东金融搭建的平台共建了社群,社群成员之间也相互合作,共创,孵化出了很多新的项目,得到了用户和资本市场的认可。

  这些孵化出来的新项目,反过来又可以通过京东股权众筹和产品众筹,进一步实现规模扩张和产品落地,一方面,促进了市场消费,另一方面,也拉动了社会就业。

  目前,根据证监会的相关办法,“股权众筹”已经明确被定义为公开、小额、大众的公募众筹,因此京东金融东家平台响应号召改名成为“私募股权融资”。

  东家平台在3月31日上线,截至目前已经累计为50多个创业企业融资,累计融资额超过5.5亿元,平均融资率超过100%,目前已经是市场表现最好的平台。

  我们从来不认为京东金融能颠覆传统银行,我们还是希望京东是银行最好的合作伙伴,我们的钱都来自于银行,我们跟银行体系是共生的。

  京东在农村推“3F”战略

  我是农民出身,在农村生活到18岁,所以我对农村的理解相对来说是比较深刻的。中国有一个很大的产品区域倒挂,就是越富有的地方,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反而越低;越贫穷的地方,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反而越贵。西藏同样一个衣服,同样一个电子产品比北京要贵很多。

  农村基础设施条件薄弱,网络普及率低,物流不畅。农民以贩卖农作物为生,农村的销售基本是在线下完成,渠道非常有限。很多时候,农产品卖不出去,甚至烂在田间地头。不仅浪费了生产资源,农民的收入也降低了,于是,我们在农村推出3F战略。

  首先是工业品下乡,我们希望能够抹平城乡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差,让每个农民花费最少的成本买到质量最优的原材料。经过中国农业部认证的国家级种子基地只有3个,一粒真的种子从种子基地到农民手里,中间隔了省种子站、县种子站、乡镇种子站等,每家加价10%到20%,农民拿到手的价格就翻了很多倍。

  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把种子、化肥、农药等,利用京东完善的物流体系,从工厂送到田间,确保种子是真的,还为农民节约大量成本。

  其次就是农民的金融,迄今为止,中国农村的利率,两分利、三分利是非常普遍的,而农民对金融的强需求与低收入是相冲突的。尽管近年来中国农民的收入有质的提升,但因为农民的生活惯性问题,几乎每个农民在一生当中都会有多次借债现象。

  所以我们希望像京东白条一样,通过大数据分析,直接给农民进行授信,你一分钱都不用给,先把种子化肥农药拿回家播种去,赚了钱之后再连本带利还回来,而且我们的利率低于他们平均借贷利率的一半。

  今天我们已为数十万农民带来了金融的服务,我们相信这有价值,有价值的事情就能够成功。

  第三就是Farm to Table(田间到餐桌),就是我们要做的生鲜。永辉超市用十几年的时间在中国建立了一套最好的生鲜供应链系统,直接从田间到餐桌,跟我们的战略如出一辙,于是我们投资了永辉。以后我们可能会跟永辉共享一个供应链,一个线上销售,一个线下销售。

  京东农村金融战略是基于京东的农村电商,“3F”战略的范畴涵盖从农民把农产品生产出来并卖到城市,回笼资金后再从城市购买工业品、农资等物品,用于消费、理财和再投资,这是一个完整的农村经济产业链,京东能提供完整的,针对农村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,加速、优化整个农村经济链条的建设。

  农民的生产、收购、加工、销售等多个环节,会产生大量的资金需求。比如生产资料采购端,京东不仅利用自身渠道为农民配送实惠的正品原料,还给农民提供赊销、信贷等服务;

  在农产品生产环节,京东为农民提供信贷、技术培训等多元化服务;产品销售端,京东利用渠道优势打开农产品销路,通过信贷、众筹等多种方式周转资金,帮助农民和企业发展。

  “京农贷”不用任何抵押就能申请,还能提供惠农贷款专享低息,最快当天就能放款。此外,京东金融还在筹备京东重庆小额贷款公司,更好地满足农村信贷需求。

  农资信贷领域的“先锋京农贷”、农产品信贷领域的“仁寿京农贷”,分别满足了农资购买环节的生产资料信贷需求,和农产品收购环节的农产品信贷需求。由于信用无法评估,农民难以从传统金融机构获得信用贷款。

  面对这样的问题,京东金融选择和涉农机构合作,基于合作伙伴、电商平台等沉淀的大数据信息,了解农民的信用水平,并给予相应的授信额度,从而控制风险。

  这就是我的思路,围绕京东集团做所有事情,我们过去12年做的所有事情,我们都问一个问题,我们做这件事情,有没有利用互联网工具,利用互联网属性,能不能把行业的交易成本下降?能不能带来整个行业的交易效率提升?

  能,我们就做。不能,不管有多赚钱,我们都不做。